首頁 標籤 Total Swiss

標籤: Total Swiss

Total Swiss案 調查局進退失據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特派員孫崇文/追蹤分析報導) 追求利潤最大化是企業的天職,而透過創意提高利潤空間,則是台灣從勞力密集以及為人代工階段,產業升級的主流目標。 張忠謀:追求附加價值是企業的天職 台灣當代企業領袖、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曾說:「企業最該追求的是附加價值的成長,而非營收的成長,附加價值等於企業的收入減去支出。」 張忠謀並認為,商業模式與服務模式的創新,是最近50年企業增加附加價值最好的辦法,所以他不只一次舉例星巴克說:「將兩毛錢的咖啡變成三塊錢,真的很了不起。」 在張忠謀看來,星巴克把咖啡從兩毛錢變成三十塊錢的商業與服務模式創新,原料成本與商品售價的150倍價差,是創造附加價值的楷模,也是現代企業努力追求的經營潮流。 對於商品原料與售價價差,已故的前交通部長蔡兆陽曾經對於瓶裝水的成本與售價做出一個極為精闢的分析。 他說,自來水1度9元,若把一度水做成1,000cc的礦泉水,可以做出1,000瓶,每瓶15元,1,000瓶總售價約15,000元,兩相比較,瓶裝水的售價是自來水水價的1,600倍。但是,這種的上千倍的水價差異,並沒有人說不合理,也沒有人指控黑心暴利。人們渴了,還是會很自然的到便利商店去花15元買一瓶水喝。 調查局為何屢次揭露企業的經營機密? 在大多數商品售價皆必需高於原料價格十倍以上的現實底下,商品原料價格乃成為一個不可輕易揭露的機密。企業本身當然會守口如瓶,而擁有探知企業產銷機密的政府單位,也一向有「為企業保守原料成本秘密」的基本信條。 一個握有公權力的單位,如果輕率揭人之底,則未免有「缺德之譏,洩密之嫌」。而若不只揭人之底,還把企業的商品原料價與商品售價刻意進行比較,恐怕就不只缺德、洩密的問題,其背後,甚至還存在著更為複雜可議的動機。 調查局在2008年4月查處屏東K公司以及2016年9月查處Total Swiss公司,採用如出一轍的新聞發佈手法,刻意揭露K公司、Total Swiss公司商品原料成本與售價,用以誤導媒體將售價視為利潤,並使媒體群起把K公司、Total Swiss公司合理的利潤污名化成為一種罪惡。 在2008年查處屏東K公司一案,調查局台中調查站副站長蔡文郎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便公開指稱K公司追求附加價值的努力為暴利,他說:「一瓶一百八十公克的OO蛋白加上包裝費用,成本不到一百元,卻賣三千五百元,真的是暴利。」大部分媒體則把調查局這種污名化企業的發言,進一步渲染為「黑心暴利」。 2016年9月,在查處Total Swiss公司的破案記者會上,調查官再次以揭露企業機密的手法誘導媒體「以暴利為主題」剿殺Total Swiss公司。 調查局為何敢做不敢當? 這些內容,至今仍在網路上以圖文、影音等模式大量流傳。 但面對無處不在的新聞紀錄,不知道為什麼調查局在本報提問之有關暴利問題時,卻不敢承認對於Total Swiss曾有「暴利」指控。 在本報於8月10日發函給調查局台中市調處的五個採訪大綱中,第三點為: 「調查局對於Total Swiss有一項『暴利』指控,但是,遍查國內法條,只有懲治高利貸的重利罪,並沒有暴利罪條文。比對全球先進國家的法律,似乎也只有限制削價競爭的法規,並無制裁透過商業創意獲取倍數利潤的法律,請問調查局以『暴利』指控一家企業的法規基礎在哪裡?調查局的專業性又在哪裡?」 調查局台中市調處在正式回函中卻指岀:「本處與地檢署從未以『暴利罪』罪名移送或起訴王員或龍騰瑞仕公司。」 調查局犧牲公權力正當性的背後原因 依法論法,檢調偵辦Total Swiss一案,最終確實並未依據任何證據以暴利罪移送或起訴王姓創辦人或Total Swiss公司。但是,試問,如果王姓創辦人或Total Swiss公司無涉暴利罪嫌,或者王姓創辦人、Total Swiss為企業追求附加價值是一種符合主流潮流商業經營行為,那麼調查局揭露其「進價多少元?售價多少元?其中利潤相當驚人…」等用語,究竟是何用意?調查局若非指控暴利,指控又是什麼? 難道調查局作為一個國家重要的公權力單位,可以在無涉犯罪案情的情況下任意洩密傷害一家企業,又在事實之前否認自己曾經有過的不當作為? 當所有行為皆為網路記錄之後,調查局這種否認閃躲的作法,不只不能迴避自己應負的責任,更坐實了政府官員公然以官方文書說謊的可笑事實。 在此之前,我們只是想問:「為什麼在八年之間,調查局要用抄襲的手法,相繼指控查辦本土傳銷企業?」 但是,當調查局以正式政府文書否認其暴利指控之後,本報又不得不進一步懷疑,整件事的背後,是否存在著什麼複雜動機?會讓調查局落入此種睜眼說瞎話、進退失據的窘迫處境? 由於本報前次報導提及屏東K公司名稱與產品,經K公司來電表示該公司已被調查局負面新聞傷害超過九年,不希望再因舊事受傷,故本報決定凡涉及K公司的文字,皆隱晦其公司及產品之全名。

八馬國際 到底是非法公司?還是模範企業?

(特派員孫崇文/特別報導) 去年九月底,調查局台中市調處發動三百餘人力,兵分多路對一家名為八馬國際(Total Swiss)的企業進行大軍壓境式的搜索,好像八馬國際是一家萬惡不赦的非法公司。當時,除了調查局的說法之外,很弔詭的是,竟然沒有一家媒體進行最基本的兩造平衡報導。也就是所有媒體都跟著調查局的說法起舞,在司法審判前,直接把八馬公司當成「現行要犯」一樣苛刻對待,連一句話也不讓八馬公司有申辯的機會。 事情如果僅止於此,本報或許也不會把這件事另作審視;但是,事隔半年多,本報特派員於五月十五日在中港路雙子星大樓參加一場企業捐資興學的「跆拳道亞運、奧運奪金計畫」簽約儀式,除了對該捐資企業連續第二年對台體大捐贈鉅額選手培育經費感到好奇之外,更對這一家企業的名字「Total Swiss」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經進一步求證確認,這一家已經連續第二年為台體大跆拳道選手前進2018亞運及2020奧運奪金提供鉅額贊助的企業,就是去年九月底被調查局多路搜索的同一家公司。 令人不解的是,在贊助簽約現場,包括台體大副校長張振崗、台中市運動局長王慶堂、台體大跆拳道周桂名教練以及台體大超過三十位年輕跆拳道選手,對八馬公司都給予一致的肯定與真誠的感激。 這個現象跟幾個月前發生的調查局三百人大搜索事件,其反差不可謂不大矣,在這樣的反差中,難免令人懷疑「事有蹊蹺」。八馬國際到底是一家非法公司?還是一家值得肯定與感恩的公司? 這樣的問題沒有模稜兩可的答案,真相只會有一個。為此,焦點時報新聞採訪組本於還原真相的精神,進一步對八馬公司的企業背景與作為進行了更深入的調查採訪。然後,我們又看到了另一個外界所忽略的事實,八馬國際創辦人王文欽不只把「取之社會用之社會」作為經營理念,更從創業第一年就開始身體力行,積極參與社會公益活動。 八馬國際對於所有參與的公益活動絕非沾沾醬油、沽名釣譽,這一家公司一旦認定公益項目的社會價值,就會持續參與、不斷投入。以贊助星星兒福利基金會為例,從2010年起到現在,只要有機會,八馬國際都一定會積極參與、真心投入:2010 年,八馬創立第一年,就參與支持「為星星兒尋找春天的花朵」活動。 2012年,八馬贊助中華明星棒球隊在台北天母棒球場為星星兒舉辦的公益比賽。2014年,八馬第三次參與星星兒活動,協助星星兒基金會在台中市立棒球場舉辦中韓明星棒球對抗賽。2017年2月20日,八馬在全球頒聘表揚大會上為星星兒募資,一共募集公益捐款超過新台幣九十萬元。2017年五月十五日台灣體育大學簽約捐贈新台幣五百八十八萬元,及三百多萬元的營養品。 就在本報進行追蹤調查期間,6月3日的自由時報也以「八馬攜手星星兒 走過七年路」為題,肯定八馬國際是一家正派經營、傳遞愛心的公司。很顯然,調查局去年的片面說法在許多事實面前已經站不住腳。如果調查局的指控並非事實,那麼真相究竟是什麼?為了更進一步找到答案,我們為了落實公平正義,還會繼續探索這一家被打得遍體鱗傷卻至今屹立不搖的八馬國際公司。 圖文說明:感謝狀:2010年支持「為星星兒尋找春天的花朵」獲頒感謝狀。澎恰恰:2014「球愛星空為公益而戰」王博士與澎恰恰、許效舜合影。舞台與支票:2017年2月20日,八馬在全球頒聘表揚大會上為星星兒募資。藍色衣服者:星星兒基金會董事長林美淑。2017年五月十五日台灣體育大學簽約捐贈新台幣五百八十八萬元,及三百多萬元的營養品。 (圖文:特派員孫崇文)

編輯推薦